日历

« 2017-10-16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统计信息

  • 访问数:61353
  • 日志数:89
  • 图片数:0
  • 文件数:0
  • 商品数:0
  • 书签数:0
  • 建立时间:2009-10-30
  • 更新时间:2017-10-13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岂能因声音微小而不呐喊!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附件

近年,台湾地区民粹主义泛起、公民运动高涨,街头抗争事件几乎涉及政治、经济、社会、两岸等各个领域。岛内公民运动具有明显“反体制性”,从之前反马英九到如今反蔡英文,台湾当局成为公民运动反对的头号目标。公民运动非政治运动,应以关心社会公共议题为主,通过合法手段表达公共意见。但是,岛内公民运动既有维护自身正当权益的理性诉求、和平抗争(例如“军工教游行”),也有主张个人利益至上的极端诉求、暴力抗争(例如“太阳花学运”)。对待民粹主义、公民运动,民进党、蔡英文一向看重工具价值、采用双重标准,上台前利用它、美化它,上台后漠视它、丑化它,此举无异于以“人民”名义伤害人民。

 

民粹主义本无历史原罪

 

公民运动高涨同民粹主义复兴有着密切关系。民粹主义即平民主义,是一种信仰人民的意识形态,主张人民主权,倡导“人民优先”,号召以人民名义改造精英统治,具有反体制、反精英特征。从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看,经济环境恶化必然导致民粹主义泛起。经济危机带来失业人数增多、收入增长停滞、生活水平下降及贫富分化加剧,成为民粹主义复兴的社会土壤。2008美国金融危机、2010年欧洲债务危机爆发后,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及英国脱欧为标志,民粹主义在西方社会再度复兴,并且逐渐成为一种世界潮流。

 

民粹主义原本是个中性词汇,本质并无是非、好坏之分。民粹的价值,不在建构而在解构,不在效忠而在反对,其平等、均富等主张,作为对贫富分化、阶层固化的激烈批判,不啻是记警钟。从这个意义看,当民粹主义风靡时,所对应的现象必是社会不公、权力专横、政府腐化、精英堕落。因此,民粹主义主题之一正是“对严重危机的强烈反应”。当然,民粹的症结在于易极端化,极端推崇民众、美化民众,极端敌视精英、反对精英。当“民众”“人民”的名义被盗用,民粹则难逃被利用的厄运,从而对社会产生负面冲击。有人高举民粹主义的鲜明旗帜,身份却是精英而非民众。

 

近年来,欧洲统治阶层不断利用民粹主义诋毁公民运动,将民粹主义妖魔化污名化,用以诋毁批判立场、维护现有体制。此举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反而刺激民粹主义复兴,并且最终导致英国脱欧,严重冲击欧盟政治发展。

 

台湾民粹成为政治工具

 

台湾地区民粹主义是在政治转型过程中逐渐彰显,同样并非从最初时就呈现出负面含义,而是经历了一个长期演变过程。发展至今,台湾地区民粹主义基本是以负面形象出现,各个政党、政客之间常用“民粹”这个词语来相互攻击、互相抹黑,因此台湾一些政党、政客虽然惯用民粹手法,但对“民粹主义”一词避而远之,生怕被人戴上“民粹分子”帽子。

 

台湾地区民粹主义作为政治策略、政治工具肇始于李登辉。20世纪90年代,李登辉以“本土化”“台湾人”的政治符号诉诸台湾民众,借助体制外力量巩固体制内权力。此后,陈水扁、蔡英文遂将“民粹”作为一种政治动员手段不断加以操弄、加以利用,借此骗取选民支持、谋取政治利益,进而左右台湾政治、绑架台湾未来。

 

绿营人士肆无忌惮民粹操作,导致台湾地区民粹主义误入歧途、背离初衷,甚至是非不分、无限上纲,“逢蓝必反”“逢中必反”现象变本加厉。在此种环境下,台湾地区民粹主义、公民运动发展,很难成为改善政府治理、推动社会发展、维护两岸和平、促进两岸交流的正向力量。以“反服贸运动”(即“太阳花学运”)为例,民进党人将其称为“新公民运动”,但在他们别有用心地操弄、肆无忌惮地纵容下,这场运动早已背离公民运动本源,最终走向非法化、暴力化,既伤害了两岸交流也阻碍了台湾发展,成为台湾“民主”的耻辱、台湾“法制”的悲哀。

 

台湾民粹遭遇双重标准

 

当前,台湾已经进入“后工业社会”“后现代社会”,经济发展乏力、失业问题突出、贫富差距扩大、社会分化加剧,民粹主义泛起,公民运动高涨。民进党、蔡英文上台后,在“发展优先”还是“分配优先”问题上,即在“先做大蛋糕”还是“先分配蛋糕”问题上选择了后者,强行推动各种争议颇大的“内政”改革措施,包括“促转条例”“党产条例”“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同性婚姻”“前瞻计划”“减香封炉”等,本以为可满足民粹诉求,不料导致矛盾集中爆发,进一步激化了蓝绿矛盾、族群对抗、劳资对立、世代冲突和社会分裂。国民党由于“立委”席次弱势、议会路线受阻,也越来越多地利用民粹主义、采用街头路线进行抗争。这从客观上决定了“选举拿手、执政无方”的民进党、蔡英文执政将陷入长期争议之中。

 

长期以来,民进党、蔡英文将民粹玩弄于股掌间,利用民粹主义煽动街头运动,打着“民主”旗号、借着“人民”名义怼蓝营、抗大陆,为其赢得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利益,甚至最终促成再次政党轮替。但是,如今民进党、蔡英文“完全执政”,对待人民诉求、公民运动态度却出现了大转弯,认为“没有必要就别常上街头”。面对台湾人民街头抗争、街头陈情,民进党、蔡英文仗着“全面执政”优势采取漠视态度,“军公教大游行”当天甚至离开台北南下台中“品名茗”“喝好酒”,完全无视数十万军公教心声,充分展现权力傲慢。一些绿营人士还嘲笑游行民众“太老实了”“太守法了”,没有像青年学生那样霸占“立法院”、攻占“行政院”,完全没有“实质效果”。

 

民进党、蔡英文对待民粹主义、公民运动,看重工具价值,采用双重标准,有需要时取而用之,不需要时避而远之;对己有利的民粹诉求即使违法、违规也支持、纵容,对己不利的民粹诉求即使合法、合规也无视、打压。在“太阳花学运”中,台湾青年霸占“立法院”、攻占“行政院”,造成不少警员受伤、众多公物受损,但民进党、蔡英文仅将此定性为“政治事件”而非“司法事件”,执政之后对违法学运人士宣判无罪或撤销起诉,执法警察反而挨告,让岛内舆论哀叹“司法已死”。如今,面对上街抗议的台湾民众,民进党、蔡英文不仅极端漠视而且极力打压。试图修改“集会游行法”,压缩民众集会游行权利。决定将蔡英文维安层级提升至“反恐”级别,并且正式进入“红色警戒”,未来还将配备装备轻武器的“总统”随扈车,用以对付抗议民众。绿营媒体人周玉蔻甚至公开施压,当抗议民众威胁“总统”生命时,“国安会秘书长”应该出来“现场格杀勿论”。此外,在没有预先警告下,维安人员先后逮捕多名抗议民众,包括台北市警察局北投分局公园派出所退休副所长李山泉,让人感觉仿佛回到“戒严”时期。民进党、蔡英文的做派充分展现其虚伪性、两面性、功利性、自私性。显然,民进党、蔡英文真正关心的是自身利益而非人民利益,人民只是个名义,民粹仅是个工具。民进党、蔡英文此举将使台湾“民主”、台湾“法制”名存实亡,并会加剧族群矛盾、阶层对立、社会分裂及两岸对抗,而最终受伤的将是台湾人民和台湾未来。正如台“中研院”院士朱云汉所言,台湾经济增长动力早已在亚洲四小龙中敬陪末座,两岸僵局让台湾经济日趋边缘化,在民粹政治推波助澜下,台湾已脱离迈向“均富”的轨道,正跌落趋向“均贫”的深渊。

 

针对民众反弹、民怨上升,蔡英文认为主要是因为“政策宣导不力”,民众“不懂”才会上街抗议,认定若终止“改革”目标将坐实反对意见,会被对手冠上“改革失败者”大帽,将会因此加剧执政危机甚至失去连任机会。为此,她不断宣称“现在若不做、日后更后悔”,并通过拢络媒体记者、操作民调数据等方式为其执政涂脂抹粉。可以预期,蔡英文为了自身政治利益将会继续固执己见,推进各项改革措施,由此引发的社会争议将持续扩大、公民运动将持续高涨。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民粹 蔡英文 岛内政局

                                用户名 密码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