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11-23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统计信息

  • 访问数:61768
  • 日志数:90
  • 图片数:0
  • 文件数:0
  • 商品数:0
  • 书签数:0
  • 建立时间:2009-10-30
  • 更新时间:2017-10-27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岂能因声音微小而不呐喊!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随着政治转型后各个层级选举的开放,台湾逐渐成为一个典型的选举社会,其选举种类之多、频率之高世间少有。如今,台湾几乎层层选举、年年选举,有时一年还有好几场选举,例如2010年就有3场选举,即1月份的台东县选区、桃园县第二选区和台中县第三选区“立委”补选,2月份的桃园县第3选区、新竹县选区、嘉义县第2选区及花莲县选区“立委”补选,以及11月底的“五都”选举。在“选票最大化”的选举逻辑下,政客或政党为了胜选可谓殚精竭虑、挖空心思甚至不择手段,各种选举招数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形成了独特的台湾选举文化。

 

长期以来,恶质选举文化大行其道,买票贿选、挑动统独、撕裂族群、制造悲情、攻讦抹黑、黑金色情……,“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台湾空有民主之壳而没有民主之核,仅仅包括程序正义的选举,却严重忽视了实质正义所应该包含的政策质量、社会正义、道德操守等真正决定民主质量的元素或内涵,这是台湾民主最深沉的悲哀。可喜的是,近年台湾选举文化虽未实质改观,但负面因素在减少、民粹主义在式微。这种变化缘于公民意识的不断觉醒和公民社会的逐渐成熟,一个成熟、理性的公民社会是改善恶质选举文化的根本动力。岛内民意调查显示,对于台湾政治文化,84%台湾选民表示不满,仅有2%选民表示满意。显然,已有越来越多的台湾民众对于恶质选举文化感到厌烦。

 

在民主政治游戏规则内,政客或政党的主要目标就是赢得选举以获取权力,因此想方设法争取选民认同是无可厚非的,但争取选民支持必须合情、合理、合法。选举是一门艺术,选举手法各式各样、五花八门,尤其台湾选举政治学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买房政治学

 

在大陆,面对居高不下且见风就长的房价,买房即沦为房奴,因此买房不仅需要实力,更加需要勇气。在台湾,买房虽没有如此“悲壮”,但也是一门需用心琢磨的艺术,尤其对台湾政客而言,何时买房、在哪买房都是很讲究的,因为这攸关选票和前途,这就是传说中“买房政治学”。

 

在“五都”选举激战正憨之际,为展现胜选及扎根的决心,参与新北市长角逐的国民党朱立伦和民进党蔡英文,均在新北市购买了新屋,正式成为新北市民。有趣的是,桃园县人朱立伦选择在绿营大本营三重市落户和购房,而台北市人蔡英文则选择在蓝营大本营永和市落户和购房。显然,双方深谙买屋政治学,都试图以“深入敌后”、“釜底抽薪”方式抢攻对方票源。

 

下跪政治学

 

“下跪”是中国人的发明,臣为君跪、子为父跪、妻为夫跪,颇有讲究。尽管有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娘亲的古训,但“下跪”文化在台湾政坛上似乎格外发达,从总统、官员、立委、候选人,争相以下跪为时尚,似乎不下跪就难以彰显努力从公的决心,愈到选举紧绷时刻下跪就出现愈多。1997年台北县长选举,卢修一选前“单膝一跪”,让当时陷入苦战的苏贞昌反败为胜。2002年台北市长选举,在马英九领先优势明显情况下,宋楚瑜在造势晚会上“激情一跪”,有人感动落泪,有人则莫名其妙。

 

今年七月,位于云林县麦寮乡的台湾第六套轻油裂解厂(简称六轻)一个月内接连发生2次大火。“六轻”大火威力着实不小,不仅烧了出云林乡亲的怨气,而且烧出了蓝绿阵营的算计。云林县长苏治芬率众到“行政院”前丢文蛤、扔死鱼,抗议六轻大火给云林造成的污染和损失,还下跪请求吴敦义出面负责。“弱女子”苏治芬顶着烈日向吴敦义“惊天一跪”,让马英九、国民党忐忑不安、彻夜难眠。“行政院长”吴敦义对此自然不敢大意,一面努力指挥灭火,一面不断出面澄清。这一跪为何威力如此惊人?因为北上谋生的云林民众多数定居在新北市(即原台北县),人数高达50万,是新北市外来人口数量最多的一支。苏治芬“惊天一跪”透过媒体宣传后,不只云林民众看到了,定居新北市的云林乡亲也都看到了,自然会冲击年底“五都”选情。

 

美女政治学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美女的价值自古以来备受重视。中国古代“四大美女”西施、貂蝉、王昭君和杨玉环,凭借“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在激烈的政治斗争中实现自我价值,成为流芳百世的历史名人。进入商业社会后,美女经济价值得以充分体现,“美女经济”应运而生,如今各种“选美”活动遍地开花,各种展销活动美女如云。与此同时,美女在政坛上亦日趋活跃,“美女政治”方兴未艾。就台湾地区看,部分“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美女选择通过选举亲自从政,如依然活跃于台湾政坛的金素梅、邱议莹和萧美琴等。部分美女则甘作嫁衣,充当一些组织或政客攻关、宣传和拉票的利器。曾几何时,为使军方在“国会”公关上更加顺畅,台“国防部”专门调配一批美女军官组成“红粉军团”入驻“国会联络室”,担任一线公关重任。虽然笑果远大于效果,但此举仍不失为开创先河之举而备受媒体关注。

 

在“五都”选举中,候选人宣传创意也动到美女身上。台北市长参选人苏贞昌曾在台北宁夏夜市挂了一幅大型宣传广告:一位手拿气球,貌似许慧欣和陈意涵的白T恤美女,转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甜美的笑容,身旁对话框写着台北,可以微笑。这个广告和美女立即引起网友关注及疯狂转贴,一度成为网络热点新闻,有网友留言“广告色调配上美女笑容,让人觉得温暖舒服,是有创意的好广告”。许多网友和媒体好奇这位美女到底是谁?据《时报周刊》透露,这位美女是网络模特儿小米,今年26岁,兴趣是唱歌、逛街和追流行,因笑容清新甜美又有时尚都会感而在苏贞昌竞选广告中出线。但是,美女本人婉拒所有媒体采访,只留给大家更多的想象空间。

 

    红包政治学

 

发红包或派红包是中国长久以来的传统习俗,象征着对他人的祝福与友善。遗憾的是,如今“红包”似乎成了拉关系、找后门的代名词。

 

红包文化在台湾地区更是盛行,台湾政治人物自然未能免俗,利用“红包”拉票是他们必修之课。台湾政客春节发红包始于李登辉,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一种惯例,金额从最初百元纸钞到后来的10元、5元或1元硬币,现在也有用巧克力制假金币代替。每逢农历春节期间,很多有意参选的台湾政治人物都会到人潮聚集处发红包,一方面给选民增添喜气,一方面给自己增加人气。限于台湾“法务部”规定,超过30元新台币就有贿选嫌疑,因此候选人都采取在红包上粘硬币、写祝福的方式,既不违背法律规定,又能增强收藏价值。如果硬币是10元的就是“十全十美”,5元的就是“五福临门”,1元的就是“一元复始”。

 

2010年又是一个选举年,在农历春节期间进行“红包”拉票自然在所难免,马英九、蔡英文、陈菊等均政治人物均给选民发了红包。其中,蔡英文的红包充满女性色彩,红色之中搭配大大小小的圆圈,祝福选民大小事情都圆圆满满,右下角则是蔡英文和其它参选人签名。马英九则选择在红包中放置巧克力制假金币,寓意财源广进、事业兴旺。据悉,2010年春节最受欢迎的是马英九的红包,尽管红包内容只是巧克力制假金币,但在网上叫价超过200元新台币。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台湾 岛内政局

卢洪亚的个人空间
删除+0 卢洪亚 发表于 2010-11-27 09:24:49
政治学家 
                                用户名 密码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