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未动,心已远。很喜欢自由行走在大地山川间,倾听自然的节奏。即使不能亲往,也会在文字中感受心的驰骋!旅行10年来,每一个走过的地方都有属于它的记忆。有的是想起,有的是想念。

关于在米亚罗旅行(一)

2011-05-23 08:52:57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附件

 

到米亚罗自然是冲着红叶去的,选择的季节是10月初。关于红叶,我记忆中有两种想象,一种来源于少小在乡下时深秋中的那颗木子树。树就在我家门旁的公路边,远远地能够看到它,家也就到了。那种颜色朱黄相间,分外耀眼。另一种想象来自于小学课文中杨朔写的《香山红叶》。大师的手笔下红叶具有深秋的灵魂,红得特别率性、淡定与成熟,而比起古诗中的“霜叶红于两月花”来,字里行间还多了一份香气。这种对红叶的向往更的来自于心灵的触动,是一种相约,注定一定会在某年某月某一地方相遇。想去看红叶,或许更深的意义就是为了圆一个梦。

200310月初,我从成都出发,一路上却是走走停停。在都江堰岷江边的那个下午,泡了一壶茶,看着千年的光阴、亿年的流波从我的眼前漫过,痴了一回。突发感觉竟不想急着往目的地赶,找了个小吃店,要了几个兔头,喝了一瓶啤酒,小住一晚。而路过桃坪羌寨时,再次改变行程,拜访了这个地方。到达理县县城已近黄昏,两山一谷的山间街市并没有太多的人。我希望买几件羌族服饰带回,转了一圈发现一个小裁缝铺,可惜所卖的民族服饰相当商品化,遗憾回到小旅馆。又是一个大半天,我终于到了米亚罗,同样是小小的镇子,让我质疑着我是不是真的到达了米亚罗,要知道在网络上这个山间小镇很是鼎鼎有名。

寻了一家可以躺在床上也能看见雪山的房间安顿下来,便到前堂与店里的伙计聊天。一问才知,看红叶尚早了半月,应该还没有大红。既来之则安之,目前最紧要的还是把自己的胃招呼好方为上策。这样想来,我开始在那个百米小街上闲逛起来。

街市虽小,服装店、山货店、药材店、银器店、小吃店、电器店等样样俱全。除了电器行我不进外,其余的皆有涉足。虽是十月,米亚罗亦很有凉意,最少我所穿的衣物都太单薄,在高原的阳光下我有些瑟瑟发抖。当然,这里的服装不能谈时尚,女装我看了三家,要么看中的没尺码,要么有尺码的又太落伍。最后,我无奈地选择了一件男式宝蓝色回力牌运动上衣,配上我那烟花烫的短发,却是相当地酷。解决了“寒”下一步就是解决“饥”的问题。凭我的经验,我选择了一家较为僻静的小吃店,弄了二个菜,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说句实在话,那顿饭我吃得相当地香,饭上了三大碗,菜全部扫光,也不知是饿的原因还是菜味真的很出色,反正最后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出了小吃店的门,我又开始春风得意。心下盘算,原来人的欲望可以是如此简单,也相当容易得到满足。

山货店与银器店我逗留的时间都很长。在米亚罗,我甚至觉得时间应该以天来计算,肯定不能按秒,这种感觉应了古诗中“山中一日闲,人间已换天”的错位。

天黑下来,我也便早早睡觉。这样的早睡,并不是因为一路劳累,反而是觉得在这里就应该这样生活。

次日醒得很早,却起得很晚。一直赖在床上看没完没了的电视节目,从一个台换到另一个台,热热闹闹又事不关已,这样的感觉真是轻松。也不知过了多久,突一抬眼,见远处的雪山如笠,竟也想起此行的目的,草草地收拾一下,又把自己流放到了街头。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棕熊走世界 旅游

                                用户名 密码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