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未动,心已远。很喜欢自由行走在大地山川间,倾听自然的节奏。即使不能亲往,也会在文字中感受心的驰骋!旅行10年来,每一个走过的地方都有属于它的记忆。有的是想起,有的是想念。

关于在米亚罗旅行(二)

2011-05-26 09:07:56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附件

上得街来,突见有载客中巴车驶来,不由分说地拦下。师傅告诉我车要经过红叶区,大抵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于是,买票上车,竟有些不管不顾。

车沿着来苏河上行,破旧的中巴在绿色如茵的山谷中竟也有了几分生气。一路上车上都在放容中尔甲的藏语VCD,听不懂唱的内容,却懂得了那种属于高原的高亢。车内几个藏语小伙,他们一直随着歌碟在唱。声音颇大,豪无忌讳,感觉就象K厅里不消原声的卡拉OK。我在他们的快乐中受到感染,亦觉得了美妙的一唱一和。

这样的时光过得很快,师傅叫我下车时,我已不知身处何处。下得车后,看着两边高耸入云的山,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红叶在哪里?一个人也没有的山谷只有我在踌躇。放眼四望,见小山坡处有一典型的藏式民居,我决定去打听一下。

沿着小路上得坡岗才知那个房子是一处闲置房,并不常住人。门前有一大片高山白菜已收获,菜帮子落了一地,而向阳处的阳光剌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房子的边上立有五色风马旗,整个山坡呈现着五颜六色的色泽,而最高处的蓝天配着白云空自悠悠。眼前的景致除了静谥再如其它。

人是很感性的,我来这里原本是看红叶来着。想象中旅游区总该有一些地理标识,也该可以问到路人。可是,面对着无人的旷野,我竟觉无路可去。这样的结果让我有些沮丧,但是换位思考,却反而觉得乐在其途。假如每一个地方都人满为患,岂不是远离了出门求自由放松的真谛。于是,在这个没有太多人类干扰的地方,我静静地欣赏着山林的景致。而闭上眼,在草坎上躺下,一种舒展的感觉中似乎自己的身体都变成了泥土,那种无与比拟的安宁与空灵是我很少能够体会到的。

鹧鸪山已离我很遥远,至于红叶,满山遍野皆是。我在冥想中作出了一个事后看来还是比较大胆的决定——步行回米亚罗镇。

这是一个看起来大胆但无冒险的行动,事后总结只有一个字:累。因为当时单纯只知道一定要沿着河道的公路返程,却不知路的远近。刚开始,我还陶醉在秋色中慢慢晃悠。及至后来,天迅速变黑,山谷中风也越来越大,我只能改成大步流星赶路。更让人感到紧张的是,即便走很长的路,也不可能遇到行人(估计真的遇到同路人会更恐怖),更没有村庄。路上就我一个人如孤魂野鬼般匆匆。最初,隔大约一个小时还有过路的交通车驶过,后来则变成了有交通车经过我也不敢拦的程度。我只想快点赶路,这也是我对交通状况的估计不足。在那之前,有好心的司机停下问我要不要乘车,我拒绝了。我那时内心里认定一定要自己走到米亚罗,这个概念最终在证明勇气的同时,让我又疲又惊。

应该是走了六个多小时,我终于看到了米亚罗镇上的灯光。那温暖的灯光让我欣喜若狂。我就如同一次马拉松长跑在看到终点线一样,没有来由地攒足最后一口气全力冲刺。我完成了一个概念,同时打开了另外一个概念。

后来想一想,这个概念或许就是从都江堰的那个下午开始,旅行予我变成了另外一种东西。那就是没有目标的简单外出生活,这样的旅行没有行李,没有旅游景点,更不用去消费心情。有的只是简单地在一处小住几天,如当地人一样生活,看日出日落,最后又回到了出发的地方。

这可能就是现代人所说的慢生活,而我,更愿意是人类寻求返璞归真生活的一种心灵述求。哪怕只有几天,也便足够。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棕熊走世界 旅游

                                用户名 密码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