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未动,心已远。很喜欢自由行走在大地山川间,倾听自然的节奏。即使不能亲往,也会在文字中感受心的驰骋!旅行10年来,每一个走过的地方都有属于它的记忆。有的是想起,有的是想念。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附件

婺源还有原始意义的乡村吗?还有那份宁静,那种农耕时代留存的古村落吗?回答是肯定的:有,在沱川。

进入理坑时,日暮西斜,正是一派乡愁的氛围。沿着村口的小溪进入村庄,却全然不知该往何处?正巧,一群放学归家的娃娃叽叽喳喳地经过,我们上前打听。孩子们非常淳真,高兴地为我们做起了义务导讲。

理坑始建于北宋末年。据说公元1120年,北宋进士余道潜因避战乱来到此地。他被眼前秀美的风光所吸引,决定在这里播下余氏家族的种子。此后八百多年间,这里逐渐发展成为一座拥有一千多户人家、数千人口的大村庄。因村人崇尚“读朱子之书,服朱子之教,秉朱子之理”,被历代名人学者誉为“理学渊源”之地。据载,理坑共有七品以上的官宦36人,进士16人,文人学士92人,他们的著作达333582卷之多。 在这之中,共有578卷被收入《四库全书》。这里至今保存着非常完整的明清建筑群,其中有明代万历年间工部尚书余懋学的“尚书第”、天启年间吏部尚书余懋衡的“天官上卿”、礼科给事中余懋药“都谏第”、崇祯年间广州知府余自怡的“驾睦堂”、清代兵部主事余维枢的“司马第”、清道光年间茶商余显辉的“诒裕堂”以及茶商余启官的花园式“云溪别墅”,园林式建筑“花厅”,颇具传奇色彩的“金家井”等。

随着这群孩子穿行于理坑的里弄小巷深处。这些家乡人物对于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孩子们可谓耳熟能详,听着她们有些生涩、但纯乎自然的解说,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在这里,我们是学生,她们是老师,这一课就叫历史。或许,予我们是景观的老宅子,予她们来说只是遗落在乡村泥巴地里的故事。“山中邹鲁”美誉的理坑让我在孩子们娓娓、稚嫩的解说中,看到了什么是文化传承。

是夜,我们住在一户农家小院中。家主人为我们准备了晚餐,巷子深处我、小朋友、虾子买来二瓶啤酒,主菜是鼎鼎大名的荷包鲤鱼。据说,这鱼是天启年间余懋衡告老还乡时,明熹宗朱由校特意将洋人送的两条红鱼赏赐给了这位有功之臣。余懋衡归家后,鱼儿随它就在理坑繁衍生息,并走向婺源,成为红鲤鱼的源头。小小的鲤鱼竟有如此大的名头,理坑故事太多。

村中非常宁静,犬的吠声、婴孩的哭声亦间有所闻。夜漆黑一团,没有月光的阁楼老鼠吱吱地活动着,高高地木质楼梯让不惯于乡村生活的小朋友很是紧张。这一切,真实、随心。

理坑村边有一条小溪,第二天早起后我们散步其中,已有不少妇人在这里捣洗衣服。小朋友很有兴致,下到水边,抄起棒槌敲打起来。沿溪上行,有一石桥,曰“天心桥”,这里是村民的聚集地。我与小朋友趴在桥上回眸一笑,从此将理坑印在了水墨画中。

其实,比起村中的那些掌故,我更喜欢生活化的理坑。在这里,我和小朋友曾坐在美人靠上模仿美人仪态;在这里,我们因是客人而被邀吃“清明果”;在这里,我们看着天心桥上的篆体字研究良久;在这里,我们四个人恬淡地憧憬着下一次地出行;在这里,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我们三人一起恐吓着城市里长大的小朋友。

理坑之行妙就妙在没有多少游客前来打扰,可以让你在闲情恬淡中,领略最真实的婺源生活。

在理坑,时光恰如过客

而我们刚好经过这里

遇到了那叫做历史的老人

这位老人告诉我们,很多人来过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棕熊走世界 旅游

                                用户名 密码

我来说两句

我的日历

« 2017-12-3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统计信息

  • 访问数:128575
  • 日志数:206
  • 图片数:0
  • 文件数:0
  • 商品数:0
  • 书签数:0
  • 建立时间:2008-07-08
  • 更新时间:2013-03-21

我的收藏

最新好友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