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未动,心已远。很喜欢自由行走在大地山川间,倾听自然的节奏。即使不能亲往,也会在文字中感受心的驰骋!旅行10年来,每一个走过的地方都有属于它的记忆。有的是想起,有的是想念。

沈先生的凤凰

2011-09-05 10:02:42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关于边城印象,很多人来自于作家沈从文的笔下。

先生是凤凰人,自小就耳鬓厮磨着湘西的人文历史。信手一挥,便为世人留下了一个定格的凤凰。时至今日,人们千里而来,很多人是为了寻找他那永恒的风景。

“一个好事的人,若从一百年前某种较旧一点的地图上寻找,当可有黔北、川东、湘西一处极偏僻的角隅上,发现一个名为镇竿的小点,那里同别的小点一样,事实上应当有一个城市,在那城市里,安顿数千户人口的……”

越简单的开头越是有精彩的下文。于是,湘西的船、戴水獭皮帽子的朋友、苗族妇人、山民歌等都次第入了他的文字。

“他的头上,戴得是一顶价值四十八元的水獭皮帽子,这顶帽子经过沿路地方时,却很能引起一些年青娘儿们注意的。这老友是武陵地域中心春君墓旁杰云旅馆的主人。常德、河洑、周溪、桃源,沿河近百里路以内“吃四方饭”的标致娘儿们,他都特别熟习;许多娘儿们也就特别熟习他那顶水獭皮帽子。……”

“你歌没有我歌多,我歌共有三只牛毛多,唱了三年六个月,刚刚唱完一只牛耳朵。”

“小小灰色的渔船,船舷船顶站满了黑色沉默的鱼鹰,向下游缓缓划去了。石滩上走着脊梁略弯的拉船人。这些东西于历史似乎毫无关系,百年前或百年后皆仿佛同目前一样。他们那么忠实庄严地生活,担负了自己那份命运,为自己,为儿女,继续在这世界中活下去。”

……

这是先生赤子之心至情至纯的流露。在他的小说《边城》中,他将翠翠的希望全部托付给了沱江水。而现实生活中,沈从文与其夫人张兆和琴瑟相合、才子配佳人的婚姻,更为传奇一生留下说不尽的佳话。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是他写给自己挚爱一生的夫人张兆和的情书。

事实上,他们两人都是爱的高手。在他们的爱情故事中,最初她是他的学生,后来是他的“三三”,最后是他的拐棍。

被张玄和称为“癞蛤蟆第十三号”的先生是很会写情书的,他的狂轰滥炸及马拉松式的情书写作还牵出一位大名人及文坛佳话。

兆和把信拿给胡适看,说:“老师老对我这样子。”胡校长答:“他非常顽固地爱你。”兆和马上回他一句:“我很顽固地不爱他。”胡适说:“我也是安徽人,我跟你爸爸说说,做个媒。”兆和连忙说:“不要去讲,这个老师好像不应该这样。”

1932年夏天,张兆和大学毕业回到了苏州老家。沈从文带着巴金建议他买的一大包西方文学名著敲响了张家的大门,二姐允和出来招呼了这位不速之客。弄堂很窄,允和对站在太阳底下的沈从文说:你进来吧,有太阳。沈从文不进来,允和就告诉他三妹上图书馆去了。沈从文听完说了声:我走吧。回头就走了。好事很快就传回来了,第二天允和让妹妹大大方方地就把老师请到家里。不久,心潮澎湃的沈从文回到青岛后,立即给二姐允和写信,托她询问张父对婚事的态度。他在信里写道:如爸爸同意,就早点让我知道,让我这个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张兆和的父亲开明地答:儿女婚事,他们自理。带着这份喜悦,两姐妹便一同去了邮局,给沈从文发电报。允和拟好的电报是:山东青岛大学沈从文允。很简单。兆和的则是:沈从文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多么喜悦、诙谐的爱恋。我喜欢这样的爱情。当一个女人遇到一个痴情而又才华横溢的男子时,爱情的曲线注定会与众不同。

193399,沈从文与张兆和在当时的北平中央公园宣布结婚。不久,因母亲病危,沈从文回凤凰探望。一路上,他辗转从洞庭湖沿沅江回乡。他在船舱里给远在北平的张兆和写信:

我离开北平时还计划每天用半个日子写信,用半个日子写文章,谁知到了这小船上却只想为你写信,别的事全不能做。有了你,我相信这一生还会写的出许多更好的文章!对于这些文章我不觉得骄傲,因为等于全是你的。没有你,也就没有这些文章了。

文字之中满溢着的感情用一句潜台词概括:我沈从文今生得张兆和女士足矣!

能够将爱情从伟大进行到平凡的,该是情圣。

先生去世后归葬故里。妻姐兼红娘张充和及夫君傅汉思给沈从文墓碑上写下了“不折不从,星斗其文,亦慈亦让,赤子其人”的献词。他将灵魂纯粹、彻底地还给了凤凰。

假如你到了凤凰,分不清现实与小说,那你已经懂它了。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棕熊走世界 散文

                                用户名 密码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