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未动,心已远。很喜欢自由行走在大地山川间,倾听自然的节奏。即使不能亲往,也会在文字中感受心的驰骋!旅行10年来,每一个走过的地方都有属于它的记忆。有的是想起,有的是想念。

生命的片段

2011-12-02 14:28:36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附件

 

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呈片段式。其中,有这样的一段时光,快乐、知足。在我和老鼠爸爸拍片的三年时光里,这样美妙的时光如影随行。

 

恩施,一个深居武陵腹地的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因巴人故地而名扬史册。今天,当人们重返山林,这里层峦叠障的山岭、溪河纵横的河道、密如蛛网的溶洞,以及处处可看到的白云深处的世外桃源秘境,将成为一人类在后工业时代最迷恋的去处之一。我慕名而来。

于是,面对着高山之间的飞瀑,迷恋着夏夜清江的芬芳,我们追风而行。

日出。我是一个不贪床但喜欢越夜越美丽的人,这样肯定不能早起。日出,予我就是一个奢侈的美丽。车行于赴利川大茅坡的弯道上,夜还没有褪去,弯月斜挂在山崖,星星兀自眨着眼,静默的空间里,我昏昏欲睡。车停在山脚,司长继续大觉,我和老鼠爸爸开始步行上山。天空始有了暖色,荆棘在我的腿上留下了血色,空气好得出奇。爬上山顶,老鼠爸爸在崖壁间不停地调整位置以寻找最佳摄影点。我,很简单,呆在一旁看日出,一个完整版的日出。日光的跳跃,朝霞的浮动,云层与远山的呼应……和书本上的喷薄而出略微不同,它经历着一个最初单调,却瞬间变化,直至定型的过程。最为喜欢的是,清晨那无比清新的空气,伴随着柔和的光线飘洒在身上,有一种祥端般地美丽。

云海。惊艳,是我的第一感觉。而当排山倒海的云海向我袭来时,我有些手足无措。耳边只听得相机咔嚓咔嚓地响,一行竟无人讲话,这是一次去利川大水井路上的奇遇。云海大约持续10分钟左右,换言之,早了没有,晚了没有,只有刚刚好赶上,就是美。

大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在经历咸丰甲马池车祸后,辗转于宣恩椿木营就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悲壮。而独钓寒山雪的我们又会有怎样的遭遇?我的表达就是:狼狈+惊悚。狼狈的解决方式就是五人每人吃了四大碗饭,外加一锅野味。惊悚予我是疯狂购物,予同行人就是生死以共的情谊。那场雪,让我在事情发生后的一个月后才含泪说出,活着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九华山,莲花佛国胜地,是佛教地藏菩萨道场,也是中国存放真身和尚的名山。自古就有“九华一千寺,撒在云雾中”之谓。老鼠爸爸、我、司长,三个属鼠的人,在一个层林尽染的秋天走入佛的世界。

礼佛。我们不是一般的礼佛者,山中庙宇九十九座,在这里,我们需要时间。由此,清晨的山林里、午后的阳光下、日暮的九华街、黝黑的山崖间,我们尽享梵音。

世俗。佛也好,世俗也好,一切需要有序。有序即为和美,现代人说和谐。九华山中,自然与人,僧侣与俗众,人与内心皆有一种温暖。居中数日,看庙宇香火鼎盛也觉人世纠缠即在眼前,然世人笃信自也心得意满。在这里,可以不上网、不看电视,居陋室而自美,食果蔬而自足,无人言之事非,少世事之纷杂。

永生的爱。在中国佛教四大名山所供奉的四大菩萨中,惟有九华山的地藏菩萨是有历史考证的其人其事。在这里,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携有释地藏的品格及弘扬佛法的印迹。他曾收留一个童子,出于天性,童子特别顽皮,地藏从未责怪而是呵护有加,师徒两人形影不离。但时间长了,童子因思念家人而时时哭泣。地藏看在眼里,决定送童子归家。途中,童子却担心年迈的师父起居无人照顾又哭了起来。地藏温言相劝,并赠《送童子下山》诗一首:

空门寂寞尔思家,礼别云房下九华。

爱向竹栏骑竹马,懒于金地聚金沙。

添瓶涧底休招月,烹茗欧中罢弄花。

好去不须频下泪,老僧相伴有烟霞。

在这离别的字行,满卷着浓浓地眷恋难舍之情,读之让人感觉一种永生的温暖,更如大地般含藏着的无数善根之源。

 

 

还有三清山、黄山、天柱山、蒿山、丹霞山……每一处,老鼠爸爸用他的严谨、敬业给我上着生动的摄影课。作为见证者,我甚至可以从自然的每一个元素中看到图片背后的辛苦。

坐过的最颠簸的中巴车,只为那云中梯田的惊鸿一瞥;泥泞的山路上,等待的日出并没有如约而至;三清的雾海中,一整日的饥肠辘辘……

于是,在这样的时光之后,一个人学会了知足,学会了安稳。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棕熊走世界

                                用户名 密码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