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日寇”李登辉  撕裂着台湾

 

据台媒报道,日前,李登辉投书日本政论月刊《Voice》发表了“日本才是祖国,台湾对日抗战不是事实,是为祖国而战”的谬论,如此数典忘祖,一个十足的奴才嘴脸,引起两岸民众共愤,对之一片挞伐之声。

老朽李登辉正撕裂着台湾社会。92岁的李登辉不甘寂寞,不断发声,使其在台湾政坛上依然有影响力,同时也深感他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把他的真实想法说出来,恐怕就没时间了。这也是老朽李登辉脱下掩藏了几十年的“新衣”,要最后表明他的“日本心”。

回顾历史,人们不难发现,日本的侵略和殖民统治台湾是铁的史实,不容篡改。日本殖民政府与台湾人民是殖民统治与被统治、剥削与被剥削、压迫与被压迫、杀戮与被杀戮的关系。日本殖民统治者对台湾人民实施的是黑暗而恐怖的统治。台湾人民前仆后继地反抗日本侵略史殖民史就是铁证。如今李登辉和“台独”分子如此美化日本的侵略与殖民史,颠倒黑白,歪曲历史,这个曾经当过国民党主席和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李登辉,其胡言乱语、背信弃义让两岸人民深恶痛绝,深深刺痛了两岸人民的心。就连日本首相安倍都在再强调,日本曾经殖民台湾,甚至公开表示遗憾道歉。

而李登辉媚日讨好,甘愿做日本的奴才,却不愿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不断地伤害两岸人民的感情。为何?其一,李登辉是日本人。从李登辉的“钓鱼岛是日本的”到“日本才是祖国,台湾对日抗战不是事实,是为祖国而战”,可以肯定地说,李登辉有无日本血统已不是重要的因素,其言行可以说比日本人还爱日本。日本人都承认其殖民统治台湾,而李登辉把日本当作“祖国”,这是多么无耻的“汉奸”嘴脸。其二,李登辉是日本在台湾最成功的“卧底”。近年来,李登辉一系列的媚日言论,让两岸人民共愤,可以说,李登辉从根子上对日本是崇拜的,视日本为其“祖国”,是一个彻头彻尾安插在台湾的“卧底”。他这样一个“卧底”居然成功地欺骗了台湾人民这么多年。他成功的“卧底”,就在于他后来当上了国民党主席,又当选了台湾地区领导人,这个“日寇”今天才曝露身份,是对台湾人民最大的羞辱。其三,李登辉撕裂着台湾社会,虽然台湾人民对之深恶痛绝,却奈何不了他。李登辉灌输“皇民”意识和“台独”思想,是从台湾娃娃抓起的,歪曲教课书就是个铁证,它影响着台湾民众对历史的正确判断与认知。李登辉打着民主的旗号,拉拢和扶持走“台独”路线的民进党,使其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台湾最大的在野党,也成为李登辉推行“台独”路线的最大力量。所以说,在台湾有了民进党对李登辉的支持,也就形成了对李登辉媚日言论的政治包庇力量。这样李登辉虽然胡言乱语,大放厥词,卑鄙龌龊,不断伤害着台湾人民,还安然享受着“元首”级的待遇,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这说明什么?说明台湾已经被像李登辉之流打着所谓的“民主”旗号所撕裂,台湾政治生态被扭曲了,它生病了,台湾失去了前进的方向。台湾民众的史观在这生病的政治生态中被扭曲被混乱被撕裂被破坏。

 李登辉的谬论虽然在台湾不是主流,但其影响极坏。台湾社会被“台独”思想影响严重,“台独”势力泛滥,这一点应引起两岸的警惕。

    一个自称曾是日本人的李登辉与民进党支持的反课纲团体冲击着台湾社会,打击着国民党执政当局,颠覆着台湾人民的史观,撕裂着台湾族群,不断挑起新的对立。

当颠倒黑白、歪曲史实都无法得到有效遏制和纠正时,台湾社会能不乱?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0 成成1269 发表于 2015-09-01 15:06:56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忆当年从军


1944年冬天,我国抗日战争面临极端困难形势:重庆南边,日本侵略军已打到贵
州省的独山市;西边日军也从缅甸进入云南省。为接受新式武噐训练,配合盟军作战,当年蒋委员长号召全国知识青年从军,即“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我当时正在福建省德化师范学校读书就报名参加,我只有十六岁,体重也不夠。当年底就在县集中,还有另外一些中学生以及小学教师,全都是知识青年。
第二年初就送去江西省广丰县“知识青年集训总队”为学兵集训,八月正准备开赴南部瑞金县正式编入“知识青年远征军” 的时侯,街上传来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但我们还按原计划自已背着行李步行10天左右到达。正是大炎热的伏天,途中非常难苦,我还曾泻过肚子。终也平安到达。
我是被编在“知识青年军第三十一军二0九师六三九团廹击砲连三排十一斑”,同校同学、同在一个中队集训的队友分散了,有的很久以后才知编在哪一个连。
按原计划,学习课有野外地形地貎、操练、武噐只有步枪、轻机枪,还没廹击砲。还教英语,是由政工干事讲,说是接受美式训练,配合盟军作战,以军中常用的会话为主。
约一个多月后,接到命令,要我们这两个师(二0八和二0九)到 台湾接受日本占领军投降。因二0八师全是泉州、漳州人,二0九师有闽南人,也有客家人,当时台湾人只会说闽南话、客家话和日语,还不会说普通话。再说又都是知识青年,纪律较好,台湾已经日本殖民统治五十年,对台湾回归有利。所以我们又紧张学习,包括国际法等必备一些知识,记得如炊事兵和随军记者不能算为战俘。
我们于是又匆匆地步行到永安,改乘船到南平,再换船到福州,驻札在郊区新店一带(二0八师驻在凤山桥一带)。因纯粹是等船去台湾,所以没有明显的训练计划,更没有发什么武噐,只有一样是新的:学习日语。这非但是看管日战俘需要,与台湾人们交往也很有必要,因除了闽南话是台湾的方言,就只有日语了。当时60岁以下的都不会说普通话。但因等了又等,迟迟没有船的消息, 所以也加进一些野外班、排的进攻与防守;当兵总要懂得作战啊。
大约是才过了(1945年)春节,就接到不愉快的消息:我们不去台湾了,改到浙江接受预备军官训练,然后复员回家。当时军中传说是蒋经国(军中政部主任)斗不过杂牌军汤恩伯,但后来才知实际上是知识青年军中已有了共产党组织)。
很快船来了,我们从马尾登船,到宁波上岸,立即西走到馀姚县城,要驻紮下来了,以团为单位,迫击砲连集中在馀姚训练(并发下士薪饷)。斩新的砲也发下来,所以我们也很兴奋!
这个时侯日语、国际法等都不学了,只学习迫砲的性能与操作,最后还进行实弹射击。实地演习,然后把砲擦洗、封存。我们就复员了。
虽是复员,但也有几个去处:一是回家,办完手续,领路费及其它费分别东西南北,走了;二是留营,再分发到相关部队,是当军官的;三是就业,集中到杭州净慈寺,有会计和汽车驾驶;四是升学,每个师办一个青年中学。我选择最后一个,所以就到绍兴县柯桥镇进夏令营,因校舍是杭州云棲寺,还没有修整好。后来因青年职业斑结束了,我们又迁入净慈寺,直到 1949年冬解散。我家当时尚末解放,就到嘉善镇一同学家暂住,一个多月后,由同学介绍到浙江省建德专署小学教师训练斑学习,离开了杭州。第二年好不容易考进浙江大学土木专修科,毕业后,很高兴被统一分配到治理淮河工地,一直到 1983年7月,才调回福建老家继续水利水电事业工作。

2015年8月31日 
                                用户名 密码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