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日前民进党基层党员因不满党中央以“全民调”方式决定党内“总统”候选人而拒缴党费,让本来财务紧张的民进党雪上加霜,财务更加困难,甚至让外界担心党员流失,影响民进党的发展与大选。财务问题虽然一直困扰民进党,但不是影响与制约政党发展的最重要因素,不足以制约民进党的重新崛起,来自民间小额捐款与政治献金是民进党选举取之不尽的重要财源。

 

基层党员以拒缴党费表达不满

 

民进党中央的政治决策,并不完全是依据制度与民主原则进行,而是以胜选为核心决定是否修改规则与制度,这与国民党的做法完全是一致的,胜选与权利高于一切。因为只有赢了选举,才能执政,才能有更多的资源,输了选举,仅有制度也是枉然,没有权力,也就没有资源。在决定党内下届“总统”候选人党内初选机制问题上,民进党内部当然有不同的声音,尤其是有政治野心或政治抱负的天王们都有自己的考虑,并不完全是为了党的利益考虑,而是看那种机制对自己卡位或党内初选更有利,吕秀莲就颇为典型。党中央则更多的是考虑那种机制对民进党的最终胜选有利,于是在党内政治博弈中,以党主席蔡英文为首的党内精英层最终达成以“全民调”方式决定党风“总统”候选人与区域立委初选,这确实是一种较为公平与合理的制度,也有助于民进党走中道路线,而不受党内深绿势力的牵制,还可解决民进党发展过程中长期存在的“人头党员”问题(有经济实力的政治人物以代缴党费形式拳养党员)。但此制度的不足之处在于剥夺了民进党党员在公职初选中的投票权,影响了党员的权利,自然引起部分党员尤其是台独色彩浓厚的党员不满,开始以拒缴党费的方式表示抗议。据报道,到二零一一年二月初,台北市近四万名注册党员仅四千余人缴费,约只有十分之一;新北市最多时党员人数达五万多,去年剩下不足三万人,目前缴纳党费的只有七千人;台南县市合计原本党员达三点二万人,目前不足二万人;高雄市员党最多时超过十万人,后降至三万多人,目前缴纳党费的只有二千五百多人。于是党员拒缴党费成为目前岛内关注民进党动向的焦点议题之一。

 

依民进党党章规定,党员须缴党费。党费收入成为维持民进党党务工作的基本经费来源。民进党执政期间,民进党党员增加较多,最多时达到五十万左右,按每人每年三百元新台币计算,每年有一点五亿元的党费收入。民进党失去政权后,又遇上岛内经济形势恶化,缴纳党费的党员大幅减少。加上台当局重新将党员代缴党费视为贿选行为,使得民进党长期存在的人头大户代缴党费无法进行,导致目前民进党的党费收入大减。目前又因党内初选机制改革引起党员拒缴党费,党费缴纳减少确实会影响民进党基层党部的日常工作与开销,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民进党组织大型活动,但对选举的影响非常有限,更不会影响民进党的发展与重新崛起。缴纳党费减少只是部分党员一时情绪不满的表达,并不表示他们不认同民进党,民进党的凝聚力是很强的。

 

不满意情绪不会影响民进党选举

 

历史经验显示,政党发展并不取决于党员人数多少与财力是否雄厚。外界尤其是大陆学者看到岛内媒体大幅报道民进党党员拒缴党费,就跟着台湾媒体打转,便认为民进党不仅面临财务压力,而且面临党员流失的挑战。

 

民进党党员尽管因对党中央的决策不满,拒缴党费,其实只是一种情绪的发泄,是一种对党员权力受损的不满,但却不会影响这些党员对民进党的忠诚与支持,在大选中依然是民进党“总统”候选人的强有力的坚定支持者。

 

民进党党员与群众对于民进党的认同、支持,不是建立在金钱与利益基础之上的,而是建立在对民进党的政治认同、对台湾本土与台湾主体性认同基础之上的,尤其是建立在反国民党、反泛蓝基础之上的。只要在台湾存在蓝绿对决,存在国、民两党的权力之争,不论民进党内部有何种矛盾,民进党党员对党中央的决策有何不满,在选举中会依然支持本党的候选人,根本不会倒向反对阵营,这就是民进党一贯的“内斗不影响一直对外”的典型特征。即使部分党员脱离民进党,加入其他绿营政党如过去的建国党或现在的台联党(不会加入蓝营),但仍同属绿营人士或绿营选民,在大选中同样会支持代表绿营的民进党候选人。这就是台湾的特殊政治结构,这就是民进党党员与绿营选民的最大特色。

 

财务问题不是影响政党发展的关键。人们常说,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钱则是万万不行的,这是对钱正确的辩证看法。对一个政党的发展来说也是如此。一方面,政党的发展需要一定的经费支持,党务的日常开销与相关活动以及部分党工人员的工资,都需要经费,没有一定的经费是不可能的。但政党本身发展与壮大,则不取决于金钱的多少或财务是否健全或财力是否雄厚。在大陆时代的国民党掌握着国家机器,资源雄厚,装备精良,但还是输给了经济拮据与小米加步枪的共产党。在台湾,早期国民党党政不分,党政一体,“党即国家”,拥有雄厚的资源,即使后来民主化发展,国民党不能再从政府中获得资源,但还有庞大的党营企业与巨大的党产,钱不是问题,但却没有阻止国民党的衰落与败选。相反,民进党不是现在财务紧张,除了执政期间拥有庞大资源外,财务问题一直困扰着民进党,但却没能妨碍民进党的发展。尤其是在失去政权后,财务紧张的民进党在大大小小七、八场合选举中接连获胜,而且在今年年底立法委员选举中也将再次获胜,当选席次还将翻翻,预计将从上届的二十八席增加到五十八席左右。可以说,财务问题确实影响政党的日常工作,影响组织大规模的抗议活动甚至制约选举,但不是影响选举与政党发展最关键的因素。

 

民进党有源源不断的民间政治捐款

 

民进党平时财务困难,并不影响民进党在选举尤其是大选中的经费来源。作为一个政党的兴起、存在与发展,背后一定有商界的认同者与支持者。民进党从党外起背后就有本土企业家的金钱支持。民进党成立后及其发展壮大,背后的企业与财团支持者也在持续增加,并在执政后达到一个新的高潮。以陈水扁为首的民进党绿色政权,很快与财团结盟,形成一个新的“绿色政商帝国”,民进党从此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政商关系网,这一点还可以从陈水扁家族与其他官商勾结弊案中得到充分体现。

 

    从近年各政党依法获得的政治献金数量看,民进党获得的政治献金并不比国民党少,甚至较国民党为多。二零零七年,民进党的政治献金为二点六亿元,国民党为一点八亿元;二零零八年民进党六点七亿元,国民党为五点八亿元,民进党的政治献金收入均超过了国民党。政治献金已成为民进党财政收入的最重要来源。其中,二零零八年民进党的政治献金收入占了收入总额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民进党失去政权后,国民党重新执政,许多企业或“绿色金主”开始调整策略,不再大张旗鼓地公开支持民进党,但私下仍继续支持民进党,尤其是一些本土企业或与民进党长期关系较为密切的企业没有停止支持民进党,民进党绵密的政商关系仍在继续,只是从公开与显性变为低调与隐性。尤其是民间小额捐款是民进党的重要财源。平时经费紧张或财务不足却不影响民进党的选举活动,关键之一在于民进党选举活动中的主要经费来源之一是民间源远流长的小额捐款,而不是党员缴纳的党费。民进党有基本的民众捐款管道,大量吸收民众的政治捐款。估计数量超过五百万的绿色选民是民进党最基本的民间捐款来源,同时也能获得相当数量中间选民的捐款。同时,民进党通常举办各种餐会与联谊活动,进行公开募款。另外,二零零七年初,时任民进党财务委员会主任及在工商界有广泛关系的柯建铭成立专门募款小组,向社会广泛募款。从近年多次选举观察,民进党多民间获得大量小额捐款,而且较国民党为多。以二零零八年大选的个人捐款为例,马萧获得一点二七亿元新台币,谢苏获得一点七七亿元,民间小额捐款是民进党财务与选举经费的重要来源。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0 gfgfgf7890 发表于 2011-07-23 10:28:44
我和我家人在温州受卫星控制和伤害,请大家注意安全. 
                                用户名 密码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