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农民是一个少数群体,但却是一个弱势群体,是一个敏感的群体,在台湾更是如此。每到“大选”,农民问题就浮上台面,蓝绿两大阵营逼近纷纷提出增加老农津贴的政策主张,以争取农民的支持,反对者就会被扣上不重视农民利益、欺负弱势农民的大帽子,虽还敢反对?结果让台湾陷入选举与老农津贴持续上涨的过程之中。

这次二合一选举也不例外,民进党率先提出增加老农津贴一千元新台币(下同),国民党内部多个农业“立委”也提出不同幅度增加老农津贴,无党联盟更叫价提高至1万元,给马当局出了难题,让老农津贴与农民问题对选举形成新的挑战。

然而,现在的台湾不再是一个财富充足的台湾,不再是财政有余的台湾,而是一个财政困难重重、面临债务危机的台湾。依台行政部门估算,老农津贴若不排富,每提高1千元,每年财政负担就多支出84亿元;若提高到1万元,则增加财政支出336亿元。显然增加老农津贴,必然增加财政支出,挤压其他支出,而且对其他弱势群体也不公平,为何只增加老农津贴,其他贫困老人为何不增加津贴?而且最后仍由所有纳税上来负担。如何不失去农民选票又不让其他选民反弹,不让利益分配失衡,对执政者的决策来说确实是非常困难的。

马英九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是一个理性的当政者,他表示为了台湾未来与下一代人的幸福,不是为了选举,不愿为民粹主义所绑架,台行政院机构提出建立一个制度化的老农津贴方案,即依据现行标准与物价水平计算,每四年提高一次,而不愿再陷入每到选举就蓝绿叫价加码老农津贴的恶性循环。如此以来,依马当局与行政部门确立的方案,今年老农津贴只能增加316元,与民进党的主张的1000元及国民党内部分“立委”及无党联盟提出的主张有很大差距,不仅民进党讥讽只能买个咸鸭蛋,农民也感到是一种羞辱表示不满,在农业县市参选的蓝营“立委”也表示在立法机构表决中不愿配合马当局的政策,宁可被除数开除党籍也不会支持行政机构提出的方案。客观而言,马当局的老农津贴方案是合理的,对整个台湾经济与未来发展来讲是科学合理的,但却不敌民粹主义盛行的台湾,南部农民的对国民党的不满情绪已在基层发酵,不仅不利马艰困的行情,进一步增加了让马连任的困难,而且可能对农业县市国民党“立委”选情造成更大冲击。也许老农津贴成为压跨马英九与国民党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老农津贴问题上,马英九做了正确的决策与对的选择,建立完整的制度,避免农老津贴被选举所绑架,避免政治人物为了自己的私利满天叫价或相互叫价,但却面临可能败选的风险。这就是今天台湾的政治现实。经济问题被政治绑架,政治又被选举绑架,正确的决策与政策不敌民粹主义,让马英九面临败选的可能,而民粹式的政策叫价与错误的决策主张则可能获得胜选。若马英九向现实妥协,向选举妥协,与绿营相互不断加码叫价,以“执政”优势大幅增加老农津贴,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当局,但却可能胜选。这是台湾民主的价值?还是台湾民主的悲哀?这是台湾之福还是台湾之祸?自有公道在人间,只有让历史来回答。以笔者之见,在民粹主义的选举机制下,台湾很难走出经济被政治绑架、政治被选举绑架的困境。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用户名 密码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