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8-08-2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7229
  • 日志数:27
  • 图片数:0
  • 文件数:0
  • 商品数:0
  • 书签数:0
  • 建立时间:2011-05-09
  • 更新时间:2011-07-19

我的收藏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长城脚下的家

2011-07-03 11:35:33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附件

      

破败的罗圈堡寨墙(图片自网络)

 

我们走进了那个村庄,想看看这些戍边军士的后裔是怎样生活的。从巷口走到巷尾,一直快到长城脚下,家家阖门闭户,看不到一个人。在一座破旧的门楼前,我们停住了脚步,这是村子里最靠近长城的一户人家。

亮着白木茬的大门依然关闭。门环上没锁,里面也没上闸,一根细细的铁丝把两个门环拧在一起,家里显然没人。我连想都没想,扭开铁丝准备进去,顺民故作惊讶,说:“怎么可以随便闯入别人家,是不是当过乡镇干部的人都有这毛病。”十年前,我曾在黄河岸边的一个乡镇挂职,做过几年乡镇干部,常被顺民用来开玩笑。其实,在我们那一带农村这算不了什么,我在乡下工作时确实常碰到这种情况。户主所以用铁丝拧住门而不上锁,只是怕风吹开了门,院里的禽畜跑出来,并不是要防什么人。河曲自古是个穷地方,曾有谚语“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男人走西口,女人卖风流。”这种不闭户的习俗,一方面说明了这里民风淳朴,另一方面也说明了这户人家家境的贫寒。

推门进去,果然,一群受惊的鸡咯咯叫着满院跑。院子里只有背对着长城的南房,雕花的窗棂,精致的砖刻,一看便知道是明清建筑。用碎花布拼成的门帘遮住了屋门,掀帘进去,一张大炕占据了房间一半,一张油布铺在上面,红红亮亮的,整洁中透出贫寒。这种生活习俗与晋北一带的所有农村并无二致,看不出一点军士后人的特别之处。

院子里静静的,北侧是一面用方砖砌成的照壁,上檐有砖雕出的精致图案,中间本该祭祀土地爷的神龛落满尘土,大概长时间没用过。壁面斜倚着几件农具,下面是喂养鸡用的石槽,几只鸡扭着小小的头,主人般望着我们,不等我们走过去,又惊恐地咯咯叫着跑开。除此,偌大的院子就任由我们几个陌生人走动了。当年,这里的主人应该是随时保持着高度戒备状态,一有风吹草动,会立刻拿起刀枪,冲上近在咫尺的敌台。如今,时过境迁,硝烟散去,竟连自己的家也放心地任陌生人出入。此刻,他们也许正在热辣辣的阳光下忙碌,他们的思绪连同神经都放在了田里的庄稼上,谁也不会像他们的祖先一样在意那图腾一般的长城,再也不会因烽火狼烟而紧张不安。

悄悄退出来,又照原来的样子用铁丝拧上门。今天,这座边卒后人的院落里就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都和原来一样。

再在村子里走动,仿佛怕惊动了什么似的,轻手轻脚。太阳西斜,几个扛着铁锹的村民从地里回来了。望着我们几个不速之客,都是见怪不怪的样子,漠然暼一眼,随着开门声吱呀响,一个个进了自家的门。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随笔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1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